农村征地再出现这四种情况,可以拒绝交出土地!

导读:在农村集体土地征收中,当地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做出的土地移交决定无疑是一份非常致命的文件。被征地农民一旦收到,就意味着他们的土地面临着司法征收的紧迫威胁,土地上的房屋也将是“唇亡齿寒“的下场。在近期律师代理的保护合法利益案件中,发现存在一些非法征地的新形式、新动向,与以往公然违法行为相比更加扑朔迷离。那么这些新趋势是什么呢?为什么他们出来你就有权拒绝交付土地了呢?

农村征地再出现这四种情况,可以拒绝交出土地!插图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有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交还土地命令,以下三个条件是否符合被征地农民的合法利益是审查的重点内容:

首先,如果依法经主管机关的征地计划,即涉及是否有合法的征地审批项目;其次,当事人是否实行按照程序《土地管理法》其执行规定的征地行为,严格是否履行的程序步骤“两次公告一登记”中的征收步骤;最后,征收土地的所有权人,是否已经无正当理由拒绝接受安置补偿或者依法得到了补偿安置,影响到了征收项目的进行,即钱和房子到位了吗。

基于上述法律规定,我们来看近期实践中的以下新动向:

一、多份征地批复,一并公告施行

这种情况来说无疑是不合法的。根据《征收土地公告办法》的规定,“两公告一登记”所针对的是某一个特定的征收工作项目的征收土地改革方案。国务院或者省级人民行政机关、自然资源部作出的每一份征地批复(含先行用地批复)所对应的自然是一块特定的土地,每一份批复之间不可能也不应当同时存在问题包含、交叉的部分。具体的征地范围,被征收人有权要求通过自己申请需要行政机关信息公开市场或者用户登录系统自然资源相关部门以及官方网站等途径来获取勘测定界图或者征地红线图,从而进行准确的界定。

在实践中,在同一乡、镇、村中往往容易出现“多次征地审批,一起实施公告”的情况。这在客观上导致了被征收农民提出意见和请求听证的程序权利的减损,简化了征收当事人应严格履行的法律程序,自然削弱了相关规定的监督功能,而只是挽救了征收当事人。而且,在本案中,一般征收方无法提供确切证据证明被征收房屋在征收范围内,不提供勘测定界图,实际上存在“少批多占”的重大嫌疑“。

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意见征集和听证在很短的时间内密集完成

根据《征收土地公告办法》之规定,在征地补偿安置工作方案被依法公告后,农村村民或者其他权利人有不同意见或者要求举行听证会的,应当在公告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向有关市、县人民行政机关国土资源主管部门提出。然而实践中,一些具有地方却出现了在一天之内公告、产生要求听证人员名单甚至举行听证会的情况,这无疑是一个极其不正常、令人瞠目结舌的“高效率”。据常理判断,任何听取意见、要求听证都需要提供一定作用时间的思考和行为,不可能在自己一天之内干完所有这些事儿,除非这些应用程序是在事后被人为“做”出来的虚假内容!

这种发展情况下,我们作为主要进行审查征收方能否依法提供听证笔录。如果没有听证笔录而只有这样一份参与听证人员签名的名单,则造假的可能性很大,毕竟只有一堆签名。

农村征地再出现这四种情况,可以拒绝交出土地!插图1

三、责令交出土地决定兼管拆房

顾名思义,《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有关规定的“责令交出土地决定”是强制被征地农民交地的,而无权对地上的房屋需要采取其他任何动作。因为基于《物权法》的原理,地和房的所有权是分离的,地的所有权在农村发展集体经济组织,老百姓有的是使用权;而房屋的所有权问题则是属于老百姓的!且实践中房和地的权利人并不完全一致的现象也是非常具有普遍,交地针对的对象未必是房屋的所有权人。

在实践中,一些地方热衷于做出所谓的“行政处理决定书”,以命令法律交出土地决定的“扩张效应“。毫无疑问,这一决定没有法律依据。广大被征收人应注意收到的行政决定的具体内容,一旦涉及到房屋将警惕。毕竟,责令交出土地的决定本身并不具有责令限期拆除房屋的效力,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行政行为。

四、补偿安置没有具体项目说明,只存在“一口价”

《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有关规定,自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批准之日起3个月内征收土地的各项费用应当全额支付。请注意,这里规定的可是“各项费用”,而不是征地补偿款这一项费用。故征收方若要证明自己作出的责令交地决定合法,就必须证明征收所涉的各项费用均按时足额到位了,而不能仅仅只给一个数字。

《征收土地公告办法》规定,有关市、县人民行政机关土地利用行政部门主管部门将征地补偿、安置费用拨付给被征地农村发展集体经济组织后,有权要求该农村集体经济活动组织在一定时限内提供支付清单。费用的收支状况要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成员予以公布,接受农村村民的查询和监督。

在实践中,一些地方国土资源部门在举证证明“补偿安置到位”这一事实只用“共计XX元”的数字时,事实具体这些钱都是什么钱,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费,重置成新房价+区位补偿价是所有的数量没有办法知道。律师认为这不是“补偿安置足额到位”,仅凭这一个数字被征地农民如何进行监督呢?

律师最后想提示广大农民朋友,在出现对于上述这些新动向时,大家一方面要坚决守房、守地,尽力避免土地、房屋被轻而易举地推平、拆除;另一方面要及时提供咨询专业律师,通过相关法律规定程序的提起而不是“讲道理”来钳制强征强拆的推进,将补偿安置问题引导向协商谈判的轨道建设上来。最后需要不断强调的一点是,责令交出土地即便合法,也要由人民法院来下强制要求执行裁定,而不能直接行政强拆甚至“帮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