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吞征地补偿款,补偿事项不透明,农民真的没辙吗?

导读:日前,《扫黑·决战》电影正在热映之中。其中,赵家村征地补偿中“异姓减半”的补偿标准彻底激化了这场黑白对决的正义之战。被侵吞的征地补偿费也联系起幕后整个保护伞利益集团。电影情节映照到现实中,农民朋友最容易被侵害的权利恰恰是对征地补偿事项的知情权和参与权。今天在明律师就和大家探究这个问题。

【征收补偿标准真的合理么?】

影片中赵家村征地补偿标准明显不合理。“赵姓村民一亩1600元,异姓村民一亩仅仅800元”,我们姑且认为这里的数字仅仅指土地补偿费,但这仍然掩盖不了标准之荒谬。

根据《土地管理法》第48条之规定,征收土地应当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罗家虽未世代生活在赵家村,但罗大爷的户口和主要生产生活关系均在赵家村。

由此将罗家的征收补偿款减半的做法,显然于法无据、于理不通。现实中还有以男女区别土地补偿费的情形,这些征地补偿标准都是有问题的。

况且,在2021年的今天究竟什么地仅值1600元一亩?农民朋友们完全可以上网查询自家耕地所在区域的区片综合地价标准。

如果查出来的数额明显高于征收方给出的数额,那么征收补偿就没能符合《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农民朋友有权拒签协议,拒绝交出土地。

【如何让征地补偿标准合理?让补偿款流向公开透明?】

1.积极行使参与权,及早制止不合理标准的出台。

根据《土地管理法》第47条之规定,土地征收范围、土地现状、征收目的、补偿标准、安置方式和社会保险等情况应在拟征收土地所在乡(镇)和村、村民小组至少公告30日。同时规定了异议反馈渠道和申请听证事项。

再者,《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列举了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事项。“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就明确规定在其中。

以上法律规定充分赋予了农民参与讨论、反馈意见的权利。然而现实中的问题是,大多数农民朋友对这个关键权利缺乏重视,要么置之不理,要么一拖再拖。

导致的情况是:村委会往往制作一个书面材料,使得村民的意见“被”代表。形式上是民主公开,但实质上有沦为“一言堂”之嫌。

如果在此阶段农民就积极主张权利,特别是在专业律师帮助下的“有效介入”,将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就好比人生病之时若能及时医治,那必然好得快、费用少。真到病入膏肓之时,华佗再世也难妙手回春了。

侵吞征地补偿款,补偿事项不透明,农民真的没辙吗?插图

并且随着《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的公布,不难看出“村民自治”在土地征收中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事实上,新规下的新程序可以理解为是“政府征收+协议搬迁”模式的结合,在征收行为强制性的基础上又加入了尊重农民意愿的村民自治保障。因此农民朋友们千万别小看这些权利,要从源头起就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积极行使知情权,“村务公开”不是说说而已。

《扫黑·决战》电影中有个小细节:直到省里派下调查组之时,赵家村村长才连夜做出账本。因此在调查组审查账本之时,连账本上数字的油墨气味都没消散。

试想,这样“赶”出来的账本如何能够客观记录每一笔收入与支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条与第二十一条规定了属于政府主动公开的信息范围,其中“土地征收”明确在列。

《土地管理法》第49条规定,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应当将征收土地的补偿费用的收支状况向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公布,接受监督。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30条也规定,村民委员会应当及时公布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及其实施情况。由此才能保证征收补偿费的流入流出公开透明,必定震慑那些试图侵占、挪用“公家的钱”的行为。

同时为了避免电影中“做假账”、老百姓看不懂账目的情况,《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三十五条就明确规定了村民委员会成员实行任期和离任经济责任审计,其中审计包括的事项中就含有“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情况”,并且规定了“村民委员会成员的任期和离任经济责任审计,由县级人民政府农业部门、财政部门或者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负责组织,审计结果应当公布。”从而让老百姓的知情权真正落到实处。

当然,影片中侵吞征地补偿款的行为将注定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土地管理法》第80条规定,侵占、挪用被征收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

在明律师提醒各位农民朋友:权益维护要趁早。不要等征收补偿决定下达之时才抱怨征收补偿标准的不公。同时,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征地补偿费是农民们安身立命、开启下一段美好生活的重要保障。因此更要用尽法定监督途径促使征地补偿费的流向公开透明,从而使得那些违法犯罪之人无处遁形。

相关文章